雜誌專區 > 各期雜誌
答案就在付諸行動的過程中 發佈時間:2017/09/30
分享:

在今年當紅的電視劇《花甲男孩轉大人》中擔任女主角的嚴正嵐表現不俗,讓在劇中被稱為「全台灣最美麗的 T」的男人婆方瑋琪,在觀眾間引發許多討論和關注。事實上除了《花甲》外,她已出道超過10年,演出過電影、電視劇、迷你劇等多項影視作品。她甚至曾擔任知名創作團體《南拳媽媽》的主唱,並熱衷於詞曲創作。但這 10年間並非一路順遂,如何熬過等待機會來臨的日子?她說:「不要真的只是『等待』,試著去做些什麼,答案,就在付諸行動的過程中。」

在熱舞社愛上舞台魅力 覺得自己「靈魂在發光」

嚴正嵐在演藝圈出道至今已超過 12年,跨足歌唱、戲劇界。曾擔任知名創作團體《南拳媽媽》的主唱,跨足戲劇界的作品也不在少數。曾演出廣告、電影、電視劇、迷你劇等各種類型的作品。去年演出公視的迷你劇《直線七秒》,還獲得金穗獎最佳女演員的肯定。近期於當紅的植劇場電視劇《花甲男孩轉大人》中飾演女主角阿瑋,顛覆原本清純甜美的形象,扮相中性、行為舉止也相當男孩子氣,和飾演男主角的盧廣仲之間有許多精采的對手戲,相當吸睛。但笑稱自己是金牛座,個性務實的她,最初如何對演藝圈開始產生興趣呢?

外型亮眼又具備創作及表演才華的她,曾著迷於日本女子偶像團體「早安少女組」。但讓自己真正體驗到舞台魅力的,則是國中時參加熱舞社的演出。「站上舞台的時候,感覺得到自己的靈魂在發光。讓我真實感受到舞台魅力以及自己對表演的憧憬!」

「16歲的時候,某次同學跑來和我說,學校將舉行一個歌唱比賽,會有厲害的製作人前來觀賽,他建議我可以去試試看。當時我選唱了梁靜茹的《燕尾蝶》,雖然歌聲不見得是最出色的,但讓我獲得了最佳台風獎。賽後製作人老師點名了包含我在內的幾位參賽同學,表示可以進一步洽談其他合作細節。我也把自己過去寫的歌給製作人看、請他指導。」後來她和這位製作人簽了人生中第一份合約,並接受專業的歌唱培訓整整 5年的時間。「我很幸運遇到一個願意培訓我的公司。當時老師說我的聲線適合吉他,所以我的吉他也是在那個時候學的。學校一下課,不是忙著去上課,就是忙著完成培訓老師給我的功課。像『採譜練習』(把聽到的曲子用樂譜的形式寫出來)等等,每個禮拜要『採』兩首歌、還要聽很多很多旋律、還要寫歌交『功課』,我還曾差點哭出來、想拜託老師『可不可以不要再採歌了。』雖然忙碌的生活讓我少了很多和同學互動的時間,但打下了我的音樂基礎,特別感謝當時的兩位老師,黃麗星老師還有洪晟文老師,他們都是深具資歷的音樂製作人。」

持續積累能量 獲得成為演員+歌手的契機

演藝圈之路不好走,收入不穩定,個性務實的她,小學六年級時,覺得應該要當一名職場女強人或是女主播。雖然課餘時間持續接受培訓,學習鋼琴、創作詞曲,對於進入演藝圈成為藝人並沒有太多想法。只有內心悄悄地懷抱著最初的夢想:「希望成為幕後音樂人」,能走向幕前,完全是出自一個機緣。

某次,偶然在歌唱老師的家中被葉天倫導演看到,導演和她面試後,再經由兩周的「集訓」, 16歲的她便演出了第一部電視劇作品《天使情人》。「即便是短時間集訓,但當時的經歷讓我對演戲有了信心,覺得『這是我可以嘗試的事』。」在《天使情人》播出後,也讓她陸續有了拍攝多部戲劇、電影、廣告的機會。「我覺得自己很幸運,很多演員可能都等待了很久,才得以從臨時演員開始『熬』起。但我却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下,就獲得了首次演出電視劇的機會。」

2014年,一個招募台灣音樂人「寫一首歌給台北」的合輯活動,成為了她正式跨足歌手的契機。她寫的一首《台北天晴》被入選為專輯中的其中一首,得以參與專輯的記者會、上台演唱,被正在尋找《南拳媽媽》女主唱的製作人發現,因而才有了進入《南拳媽媽》的機會。正嵐笑稱《台北天晴》在截止收件的前一天寫出來,不到 1個小時就完成,馬上在家錄音、上傳交件。也許是過去持續的學習、創作累積的能量,才得以在這個時候綻放光芒。

過去在培訓期間,正嵐還曾擔任兩年的吉他老師。那段之於演藝圈的沉潛期,正嵐並不視其為「低潮期」,而是「重建信心」的過程。「現在回想起來,那段期間是非常珍貴的。我規律的、忙碌的生活著,持續的受訓、創作,額外的時間還去外語補習班上課、加強語言能力。當時付出的所有努力都有『前瞻性』。」希望自己的表現能更趨專業,卻難免為自己的不足之處感到焦慮。當時她將自己的行程塞得滿滿的、過著忙碌又充實的生活,其實正是一種為自己「做點什麼」的表現。「我曾看過一本書中寫道:『答案,就在行動之中』。一籌莫展時,不要真的『停下來』什麼都不做,反而應該要『試著做點什麼』,你有持續動作,就能持續前進,哪怕一次只有一點點,對自己的疑惑會在過程中越來越少,才能用這份信心勇敢地抓住契機。不要坐在那邊空想、什麼都不做就不會有任何改變。」

演戲和歌唱一樣 最重要的絕非形式

跨足歌唱或是演戲,對正嵐而言,同樣是享受「引起自己與觀眾共鳴」的方式。但對於自己所創作的詞曲能引起聽眾共鳴,並獲得市場迴響的期待,在另一次經驗中,正嵐有了不同的想法。「我持續創作的詞曲,在進入《南拳媽媽》後,製作人從我做的很多首歌中只選了一首,才讓我發現,自己的作品之於大眾市場可能不那麼的『主流』。曾經,創作詞曲對我而言是一種樂趣、也是一種習慣。但當面對市場考量時,我也曾懷疑自己的創作是不是不夠『好』。後來,我會試著去想,就像畢卡索,終其一生都在學習如何畫得像個小孩,我覺得寫歌也是。畫畫和寫歌一樣,都是創作。不管你的技巧好壞,重點在於是否能把想傳達得東西表達出來。」

聊到演戲的部分,對正嵐而言最困難的是什麼?她想了想回答:「應該是哭戲吧。哭戲是大家普遍認為相對困難的演出,對我而言也是如此。剛開始演戲時,根本無從掌握自己如何在特定的時間哭出來,當片場的所有工作人員都在等妳『哭出來』時,壓力很大,一度讓我有點害怕。但我記得在拍《人生劇展 ─靠近》的時候,同戲演員黃遠曾和我說,『眼淚』不是哭戲的重點,而是要試著同感角色當下的情緒是什麼,詮釋的演員必須融入其中。如果沒有眼淚就不用硬擠眼淚,因為『難過』的情緒不是非要用『哭泣、眼淚』來表現。」往後當她在劇本上看到「哭」的指示,就不會將目標放在「滴下眼淚」,而是放在演員該做的:同理扮演的角色。正嵐形容:「進入那個『流』(抓到詮釋角色的方式)當中。」

藝人的工作 讓她接收滿滿正能量

正嵐擔任《南拳媽媽》的女主唱時間並不長,是在拍戲和團體巡迴演出的時間難以兼顧的狀況下不得不做出的選擇。但她仍然覺得《南拳媽媽》帶給她許多收穫和珍貴的回憶。今年,兩部由她主演的電視劇《只為你停留》、《植劇場 ─花甲男孩轉大人》接連播出並獲得熱烈迴響。今年10月正嵐的個人寫真集也將出版面市。「這本寫真集是在花蓮拍攝的。拍攝期間,除了拍照,我也把每天的心情記錄下來,都分享在書中,是非常開心的體驗。很期待寫真集上市,希望大家也能感受到我的生活體驗。」此外,年底由她參與演出的電影《帶我去月球》也將上映。這部電影為紀念知名歌手張雨生,由她和宋芸樺、劉以豪、李銓、石知田及姚愛寗共同演出。在劇中,他們六位因為都喜歡張雨生,而組成的樂團「月球幫」。六位外表和個性都截然不同的年輕人之間相遇、成為彼此青春歲月中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 20年後,因為其中一位成員的離世,大家再次聚首並展開一連串的故事。

面對近期知名度大增,對正嵐而言造成最大的影響是什麼呢?她笑著說:「現在走在街上,被認出來的機率真的高了不少(笑),到某些人真的很多的公共場合,可能還需要戴口罩。但我目前被民眾認出來時,得到的都是親切的招呼和鼓勵,真的讓我覺得很開心。」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