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誌專區 > 特刊
從波麗士到管新北市 突破警察生涯-侯友宜 發佈時間:2012/09/05
分享:


誰說警察一輩子只能待在派出所!

侯友宜從台北市刑警大隊開始, 八○ 年代的重大刑事案件,他幾乎無役不與,在達到警界的最高位置警政署署長後,轉任中央警察大學校長,還一腳踏入政治界,成為新北市副市長,他的警察生涯,可以說是台灣警察的典範。


放眼台灣警界,恐怕很難找到第二個侯友宜。

  今年55歲的他,是從暴力犯罪最猖獗的80年代培養起的警界精英。他從台北市刑大大隊長、刑事局長、警政署長,到中央警察大學校長,都創下該職位最年輕的紀錄。

  侯友宜能從全國七萬多個警察中脫穎而出,除了優異的辦案能力,和勇於任事的作風,更特別的是他「沙場經驗」豐富。台灣解嚴以來的重大刑案,侯友宜幾乎無役不與。

  從搶銀行的「始祖」李師科、竹聯幫領袖陳啟禮、冷面殺手劉煥榮、新光少東擄人勒贖案主腦胡關寶,到十大槍擊要犯張錫銘,侯友宜都在破案中扮演要角。

  白曉燕案更是侯友宜警界生涯的轉捩點。他從台北市刑警大隊大隊長,獲拔擢為刑事局副局長,更躍升為全國知名人物。

  除了豐富的「實戰經驗」,侯友宜更擁有中央警察大學犯罪防治研究所博士學位,實作與理論兼備,是警界少有允文允武的人才。

※有膽識+重聲譽=晉升助力

  事實上,鮮少人知道,老家在嘉義的侯友宜,曾是國內知名嘉義朴子少棒隊的一員,他曾自我解嘲,朴子少棒是從他畢業後才開始為人注意;他也開玩笑說,就是因為小時候打棒球當捕手蹲太久,後來才會長不高。

  沒有人想得到,小學時代的少棒「鐵捕」,日後會成為專門緝要犯、破大案的「神捕」。

  侯友宜在一次對青少年的演講說,以前只想著要上進、考上學校,否則在鄉下一輩子會沒出息。

  在侯友宜高中畢業那年,成績優異的他,同時考取國防醫學院、高雄師範學院與中央警官學校,有趣的是,當時他考量的不是自己未來的前途,而是覺得自己唸了十幾年的書,上大學後,想要好好的「放鬆一下」,才選擇自認為課業壓力較輕的警官學校。

  因為警官學校有射擊等技能課程,課業也沒那麼重,尤其是看了「十大神探」一書,排名第一的主角就是會「壁虎功」的刑警,可以飛簷走壁讓人羨慕,侯友宜在演講中自己料念警官學校的內幕。

  沒想到看似輕鬆的抉擇,卻成為影響侯友宜一生的重大決定。

  警官學校45期刑事系畢業的侯友宜,曾經擔任過台北市刑大除暴組組長、台北市中山警分局刑事組長、台北市刑大副大隊長、形事局偵二隊隊長、台北市刑大大隊長。

  在擔任台北市刑大大隊長時,遇到著名的白曉燕命案。當陳進興逃亡到天母,進入南非武官官邸挾持人質時,侯友宜赤手空拳的進入官邸,與歹徒談判。

  這樣的「膽識」讓許多人都相當佩服。也因此事件讓他暴紅,成為警界知名人物。

  因為白曉燕案,侯友宜被擢升為刑事局副局長,三年後又調任桃園縣警局長,二年後又升為刑事局局長一職。

  侯友宜在刑事局長任內,遇到三一九槍擊案爆發,他天天當空中飛人,往返台北、台南兩地。

  當時因為流言不斷,為了迅速釐清真相,要求刑事局鑑識科科長程曉桂,在最短時間完成鑑定工作,且他從未干涉鑑定過程,希望得到最中立、真實的結果。

  侯友宜強調,「我從事刑案工作這麼多年,一直都是用生命追求案件真相,過去如此,現在如此,未來更是如此,我把聲譽看得比我的生命更重要」;他反問,「我怎麼可能為了一件槍擊案,賠上自己累積多年的聲譽呢?」

  盡管外界對三一九槍擊事件,還是有諸多的揣測與懷疑,但是侯友宜對此案的態度是「心靜如水、誠實以對」,不拍誰的馬屁,誠實地對得起自己良心及專業。

  「一份工作當你做了選擇之後,便沒有後悔的餘地」,這是侯友宜在從事長達二十多年的刑事偵查工作後,為自己這一段心路歷程所下的定義。

  尤其是在面對破案壓力與辦案危險,如此雙重壓力的情況下,侯友宜認為唯有誠實面對自己所做的生涯選擇,才能持續走下去。

※嚴以律己、寬以待人

  從事刑事偵辦超過25年的侯友宜,認為做好刑警,最重要的就是能洞悉犯罪者的心理。

  侯友宜自認為,從60年代末期到90年代,從警察的威權時代,到警界法律授權時代,警察的工作方法、社會地位等,未來都會面臨更嚴苛的挑戰,但是「我們都一路走過來了,」侯友宜說。

  面對那麼多的犯罪者,侯友宜只有一個感覺,每個犯罪者都有原本的正面的心,「只是他在犯罪過程那一剎那,邪惡超越了他的正面,」侯友宜說。

  多年來的刑事案件偵辦,讓侯友宜對於罪犯在犯案時的動機跟背景,能快速的理解分析。

  為此,侯友宜在刑事局副局長任內,繼續在警察大學博士班進修,想要從學術研究上,更了解罪犯犯案的動機與心理。

  既要顧及繁忙的公務,又要投入學術研究,不得不佩服侯友宜過人的毅力。多年苦讀下來,他在2004取得博士學位,成為國內第一位博士刑事局長。

  在獲得博士學位後,侯友宜更能理解分析犯罪人背後的心理因素。他認為犯罪者心理都有正向的一面,只是在犯罪的那一剎那,「他的邪沒有辦法克服他的正,」侯友宜說。

  這個世界上,被三種人掌握社會資源:一個是有金錢的人、一個是有權力的人、一個是有讀書的人。整個經濟脈動,在上下不對等下,會產生衝突與矛盾。犯罪就是一個不平衡的心態所造成,也反應整體社會的病態。

  「這樣的病態永遠都會有,所以犯罪會不斷發生,」侯友宜說。

  犯罪者找尋機會的時候,一定要有一個標的物,而且要有監控者不在,例如警察不在、親友不在,還要有犯罪動機。在這種條件環境之下,犯罪的那一剎那間只是人格的,不是每天的。

  侯友宜認為,作為警察在面對犯罪者時,一定要給別人足夠的空間,讓他有機會回來社會立足,畢竟是社會的產物,必須要讓他有機會回到社會來重新改造。

  雖然工作壓力沈重,但他現在每天最期盼的,就是能回家看「他的女人」,太太以及女兒們,就算工作再忙,侯友宜總不忘與老婆、小孩談心,畢竟,對他而言,最重要的,還是家的溫暖。

※挫折,是人生最好的老師

侯友宜人生最大的打擊,就是 1992年健康幼稚園火燒車事件中,稚子不幸罹難。

  「人生本來就有很多偶然,強求不來的,」提及這段椎心之痛,侯友宜話說得淡淡的。侯友宜並未因此而懷憂喪志,怨天尤人,反而讓他更加看淡人生的無常以及生命的可貴,因此在他往後的辦案過程中,除了專業的判斷與法理的原則之外,他寧願多加入一點人性的空間。

  直到現在,每當侯友宜工作遇到挫折,都會到兒子骨灰安厝的善導寺走走,「就是講講話吧,」他柔聲說。

  侯友宜官校同期同學、現任警大副教授葉毓蘭和侯友宜相識三十多年,她觀察,喪子之痛讓侯友宜變得更豁達。她曾經問侯友宜有關陳進興挾持南非武官事件,「怎麼敢空手進去,尤其大家都知道嫌犯已經失控了?」

  「我知道就算我出不來,孩子都有人養,最重要是我兒子在天堂,我不怕,」他回答。侯友宜當刑警時,常常沒穿防彈衣,就衝進犯罪現場,「破案的快感,無法用任何東西衡量。」 「創造價值,貢獻社會,讓別人留下一點回憶,」侯友宜說,這是他人生追求的定位。

※「不怕」兩字,鐵漢勇闖政壇

  加入朱立倫的新北市團隊,是侯友宜人生另一個高峰。

  朱立倫入主新北市,特地到中央警察大學校長辦公室,邀請侯友宜出任副市長,掌管社會治安、環保衛生、民政、警政、政風,這類「人多、複雜、又需要改革制度」的事務。

  從治安到市政,「不怕」,是侯友宜衝勁改革新北市的最大後盾。

  招牌小平頭,厚實的肩膀,侯友宜雖然個頭不高,但每回現身,總是有種氣勢。離開警界轉戰政務官,他笑得比以前多,但是手腕還是跟對付黑道一樣硬。

  重用侯友宜的朱立倫透徹了解,幅員遼闊、派系複雜的新北市,現階段就需要這種沒有地方包袱、又懂得黑白兩道生態系的治理人才。

  侯友宜畢竟是見過大風大浪的人物。「他決定要做的事,會很堅持、很有魄力去做,」葉毓蘭說,以前只知道他對黑道很硬,沒想到對白道也不退讓。

  侯友宜粗中有細的風格,在他和黑道周旋時,展露無疑。「我這個人大家都知道,該辦你的時候就辦你,該給你人情的時候就給你人情,」他相信,要贏得黑道尊敬,就必須有自己的原則。

  葉毓蘭觀察,很少有刑警能夠得像侯友宜這樣,讓黑道又敬又畏。她以國內公認最冷血的殺手劉煥榮為例,最後他是被侯友宜押解進監牢,但劉煥榮從不怨恨侯友宜,甚至在臨刑前,還畫了一幅鍾馗字畫送給侯友宜。

  大侯友宜三歲的二哥、高雄醫學大學附設中和紀念醫院副院長侯明鋒觀察,侯友宜自小就很有主見,不多話,處理事情很冷靜。「他受父親影響很大,習慣獨自面對很多事,就算遇到困境也不會逃避,」這位南台灣的乳房外科權威這樣分析弟弟。

  侯友宜站在第一線指揮辦案沈著勇敢的英雄形象已深植人心,在經歷過二十多年的刑事工作之後,侯友宜如今,仍是以繼續服務民眾、主持正義的態度,投入政治工作。

  從第一線員警到最年輕警政署署長,再到最年輕警大校長,如今是第一位警察出身的副市長;侯友宜為警察的職涯,創造了一個很完美的典範。




oxcarbazepin vitamin d markenavnsmerte.site oxcarbazepin 1a pharm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