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雷影評】《寄生上流》把黑暗搬到光明處,刺眼到讓人心痛

這個暑假,有一部片讓筆者一看到預告就下定決心一定要去看的電影,不是蜘蛛人,也不是玩具總動員,是出自韓國導演奉俊昊之手的《寄生上流》,赤裸裸的把韓國最黑暗的那一面攤在陽光下。
By 艾格 2019/07/08 14:30:00


《寄生上流》光是演員卡司就相當驚人,找來《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影帝宋康昊不說,還有《90分鐘末日倒數》李善均、《屍速列車》崔宇植、《人間中毒》曺汝貞等人,一起打造今年韓國最詼諧也最黑暗的電影,此片已經拿下法國坎城影展第 72 屆金棕櫚獎最大獎,預料也將席捲各大電影獎項。
 

劇情大綱

一家四口全是無業遊民的爸爸基澤(宋康昊 飾)成天遊手好閒,直到積極向上的長子基宇(崔宇植 飾)靠著偽造的文憑來到富豪朴社長(李善均 飾)的家應徵家教,兩個天差地遠的家庭因而被捲入一連串意外事件中……。
 

無雷影評:南韓居高不下的失業率造就這齣巨作

《寄生上流》很好笑,在影片的前 2/3,電影院內笑聲不斷,只能說導演真的超幽默,如果沒看過預告片,會覺得自己像在看一部搞笑片,但由貧窮人家帶出來的黑色幽默,笑得讓人心寒。

故事中一家四口通通沒有正職工作,長子重考數次大學都考不上,從對話中也可以知道爸媽難以找到工作,南韓社會也出現高學歷瘋搶勞動密集工作的現象,就像台灣也時不時傳出博士生考清潔員、博士生賣雞排等新聞,南韓也正遭遇相同問題。

根據網站 Stock-ai 的資料顯示,南韓今年 5 月的失業人口數有 114.5 萬人,失業率達到 4%,跟台灣比,台灣同期失業率為 3.67%,日本為 2.4%,新加坡為 2.2%,南韓高居前位。

當我們看到南韓光鮮亮麗的偶像團體出現在銀光幕上,街頭一間接一間開的咖啡廳,還有人潮絡繹不絕的東大門,有些人可能連要找個 wifi 訊號都要想盡辦法,只因沒錢辦網路。


 

對有錢人來說,窮人是什麼?反之又是如何?

沒有錢、居住品質低落的狀況下,主角一家能怎麼辦?片名《寄生上流》筆者認為取得真的好,英文片名為 Parasite,是寄生蟲的意思,主角一家選擇像寄生蟲一樣,吸取富有人家的血,而為了達到這個目的,他們鋌而走險,觸犯法律,甚至一錯再錯,但,當有一個讓人垂延欲滴的誘惑擺在眼前時,又有幾個人抗拒得了?

《寄生上流》鮮明的刻畫了上層階級跟最底層階級兩種人的生活樣貌,筆者看過一本書《做工的人》,書中描繪的台灣中下階級工人就像是《寄生上流》中一樣,沒工作時,生活毫無重心,看不到未來,能過一天是一天。《寄生上流》一點都沒有誇張化貧窮人家的處境,現實社會應該有過之而無不及。


 

所以當長子基宇走進超級豪宅時,那瞠目結舌的樣子,顯得滑稽,卻也再真實不過,那是他從前在電視上看到的房子,如今自己卻身在裏頭,想獲得更多的慾望也像是開關一樣瞬間被打開。這股慾望就像傳染病,迅速蔓延到全家人心中,大家都渴望獲得更多,如今可以用最輕鬆的方式改善生活,何樂而不為?

可是對有錢人來說,這一家子就像是另個世界的人,儘管表面上善待、尊重,但心裡很清楚彼此是不同世界的人,抱持著:你不犯我,我不犯你,的心態相處。換個角度想,劇中一家子過的生活,也不是朴社長一家人能想像的,誰能想像住在半地下的房子,每天看出去的風景是醉漢隨地尿尿?朴社長客廳看出去可是一塊大草皮,還有很多綠樹,就像是每個人曾幻想過的家,那麼完美。

《寄生上流》以黑色幽默方式帶出貧富差距、對立的社會現狀,筆者覺得很棒的是,導演並沒有特別強調哪一方的對或錯,貧窮、富有都有各自的問題,也沒有排富、鄙視窮人,只是把彼此的生活問題一一呈現在觀者眼前而已。不知道大家看完心情會是如何,筆者只覺得異常沉重,導演赤裸裸地把大眾視為「見不得人」的黑暗面攤在陽光下,那毫不掩飾的慾望、憤怒刺眼的讓人不忍直視,卻又同情他們,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也成為「製造對立」的一份子。
 


 



【不負責任評分】
劇情:★★★★★
演技:★★★★★
特效:★☆☆☆☆
推薦:★★★★★